易尘将拿在手里的兽皮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

    熟悉的样式,熟悉的纹路。

    古兽皮有成人三四个巴掌大小,同绝地前的四名青年执掌的兽皮极为相似!

    这时,戒杀道人也走了上来,问道:

    “易兄,这兽皮有什么特异之处吗?”

    “不甚清楚,但我进此地时,有四位青年修者持有类似的兽皮,似乎有防护之功,可以之吞噬外界能量。”

    “如此说来,这兽皮颇不简单。既然他们有,而易兄今天又发现了一块,不知道别处是否也有类似的兽皮,被某些人把握呢。”戒杀推测道。

    “很有可能。这兽皮看着不大,应该是某张完整兽皮的一部分,不知道是何种凶兽,死去后皮毛被剥下,被分割成许多份,绘上了这种奇特的纹路,而后散落了出去。”易尘回应道。

    古老的兽皮,斑驳的纹路。拿在手里,恍惚间还能感受到一股古老的凶煞之气迎面扑来。

    究竟是何种凶兽,死去不知多少年了,还残留着原始的煞气,甚至还能吞噬外界能量灵气,残余着生前的神异!

    这种凶兽,生前肯定无比强大。在易尘的认知中,只有神灵级生物才会有这种神异特质,甚至,某些长生神灵死去了,漫长岁月过后,遗蜕也不一定能保留这种程度的威势!

    但就是这样可堪与神灵比肩的凶兽,可遨游九天十地,摘星拿月的生灵,最终也仍然逝去了!

    这头凶兽是死后才被寻到,被分割了躯体,剥下了神异的皮毛,还是被某种更强大、更不可理解的事物杀死的呢?

    制作这份兽皮的生灵是为了什么目的才在兽皮上绘制这种古怪的纹路,是指向某处禁地,还是要告诉后人某种秘密呢,抑或,兽皮上的图案是某种古老强大的的天功,才需要这种神级生灵的鲜血与皮毛来承载?而兽皮的主人又为何要将完整的兽皮分割?

    上古实在是有太多的秘事了,即便除去那个特指的、消逝了的“上古”,诸天的上古岁月,仍然充斥着重重的迷雾。

    收起了兽皮,易尘站起身来,道:

    “这种兽皮应当不止一枚,除去我与那四名青年之外,必定仍有人执掌一块或数块。我有预感,也许等到所有兽皮都聚集在一处,可能其上的秘密才会揭示出一角。”

    易尘与戒杀将这一支计家势力的物件全部清点,而后两人平分了所有的战利品。

    戒杀一开始还坚决推辞,认为自己并未出多少力,只想拿走几件,在易尘的坚持下,还是收下了他的好意。

    后半夜。

    看着天边隐隐的亮光,易尘神识一动,点燃了手上的火把。

    计家众人的尸骨逐渐被火舌吞没。

    用火海埋葬了计家众人后,易尘与戒杀稍作休整,而后再度上路,沿着痕迹谨慎地追查了下去,准备追上一众妖类,与之汇合。

    易尘与戒杀在奔行。无尽莽原上,充斥各种凶兽的原始老林渐渐稀疏,眼前逐渐开阔了起来。

    即将走出这片残酷的地域了。

    就在这时,一道彩光自两人眼前掠过。

    易尘与戒杀迅速停下了脚步,向着方才彩光掠过的方向望去。

    “吱喳,吱喳。”

    一道声音自林木高出传来。

    只见一株古木的粗壮枝丫上,一团火焰腾腾跳动着。

    不,那不是火焰,那是一只小鸟!只是羽成五色,在初升的朝阳照耀下,周身更是流动着淡淡的五彩。

    五种颜色的羽毛在其身上毫不突兀,五色界限分明,又如水乳交融般和谐融洽,鸟羽火一般亮丽。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五色火焰般腾腾跳动,极易产生错觉。甚至连易尘与戒杀这种修者,粗看之下都被蒙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灭尽长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人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镇并收藏灭尽长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