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庚冷冷地道:“原冀州侯苏护,大逆不道,屡犯天恩,竟生叛逆之心,本该满门抄斩,念在其女苏妲己天真纯孝,故仅降职为冀子,原冀州领域剖为八地,分别为衍、郊、洪、考、启、黑、应、冀……苏护继续领冀城之地,望你能勤修德政,用心自省……若是再犯,定斩不饶……”

    说完,旁边的冯习甚至还展开了一张地图,上面标出了每个领地的大小和形状。

    听到这话,苏护当场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就此昏迷过去,

    要知道冀州和冀城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冀州足有近千里之地,

    但冀城却不过是一座城池……

    他忍不住咆哮道:“武庚,你好毒,我苏家世代镇守冀州,劳苦功高……你如此狠毒,大商迟早在你手中断送……”

    武庚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

    封神之战,大商灭亡的原因有很多,截教阐教之争这样的外部因素就先不说了,毕竟武庚现在并没有处理的能力。

    自古以来,谋逆都是死罪,苏护题反诗在前,抗拒大军在后,这个罪名已经死死地扣在了他身上,如果像纣王那样收了妲己之后,封他为国丈,送他荣归冀州,那才是真的找死,毕竟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看着苏护摇摇欲坠的模样,微子启眼中闪过一丝怜悯,犹豫再三,终究还是站出来,道:“陛下,冀州侯虽是死罪,但主动投降,又进献女儿,还请陛下从轻发落……”

    武庚神色一冷。

    他之所以给微子启封地,就是为了将连他在内的殷洪、殷郊、仲衍等一杆王亲撵到冀州互相争斗,就当是养蛊了,以后朝中也能少受些掣肘。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干啥微子启都要反对,这封地其实也算是用来堵嘴的。

    但现在这个堵嘴的效果似乎很不好的样子呢。

    武庚于是皮笑肉不笑地道:“冀州侯,你运气不错,微子启是个大仁大贤之人,竟然不要封地,正好他的封地靠近冀城,那就一并还给你吧……”

    微子启差点裂开了。

    当下抽风了一般朝着身后的心腹、同盟打眼色。

    果然身后的众多臣子心领神会,连忙出声声援。

    “天子金口玉言,言出法随,已经拟定的圣旨岂能说改就改呢。”

    “对呀,不能改。”

    “其实冀州侯就是心太窄了,我等臣民说到底是代天牧民,管得多一些少一些又有什么打紧呢。”

    不仅是微子启的盟友,就连右伯侯姜恒楚的盟友,西伯侯姬昌的盟友都加了进来。

    “对呀,微子启乃是朝歌贤人,西伯侯乃是西方至贤,殷郊、殷洪虽然年幼,但从小就显露除了兄友弟恭的良德……能与这些人做邻居,你苏护岂不是每天都能沐浴在圣德之中?”

    “就是就是,苏护只看到自己的领地变少了,却没有看到天道厚德得到了伸张发扬,身为一方侯爵,这确实是不应该……哦,我忘了你不是侯爵了,陛下这个处置果然公允……”

    “说起来冀子苏护胸怀确实太狭窄,大王求娶你的女儿,你不愿意就不愿意嘛,难道大王是那种强人所难的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冰冻橙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冻橙汁并收藏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最新章节